PFC-Pentax Fans Club

 取回密碼
 註冊
直達第 跳轉
返回清單 發表主題
檢視: 419|回覆: 0

書摘:張敬德建築師建築攝影紀念專輯;建築攝影。無圖 [複製連結]

註冊時間
2010-9-22
主題
30
發表
499
精華
0
威望
437
積分
559
最後登入
2014-9-10
發表於 2014-3-30 11:29:43 |顯示全部樓層 | 字體大小
原作:張敬德建築師
出版:台北市建築師公會
地址:台北市信義區基隆路二段51號13樓
電話:(02)2377-3011
傳真:(02)2732-6906
籌辦:台北市建築師公會出版委員會
主編:蔡錦文建築師
印刷製版:科億印刷
出版日期:2009年03月15日

(前陣子從巨眼之門的醫生那裏,聽到張敬德先生的名字,但上網居然幾乎沒有這個人的資料,僅有一篇部落格提起他,故節錄此書的序文,以做保存,反正有興趣的人就看看吧。)


我們親愛的父親   張維   97/8/30


我們親愛的父親張敬德弟兄,也是被後人敬稱為國寶級建築攝影大師,是台灣攝影界中少數跨越建築與攝影兩領域的傳奇人物‧家父於1917年出生上海市,於上海南洋中學念書時便愛上攝影,1945年與家母王里欽女士於聖公會貴州教會結婚,婚後育有三男二女‧抗戰勝利後,家父進入北平平津區鐵路局工務處建築課任職,這時便開始研鑽建築攝影,對北京的中國古建築尤感興趣,1948年隻身來台時,隨身攜帶了150卷北平古建築攝影底片。

來台後,當然台灣建築攝影的風氣尚未展開,家父於是熱心倡導融合攝影藝術及建築藝術成為一體的建築攝影,並任教於淡江建築系,培育出許多建築攝影的人才,對於許多攝影後輩更是極盡提攜,熱心傳授所知所學,絕不藏私。

家父因為職業為建築師的關係,在建築攝影上更能掌握空間、光線、線條、構圖,也造就他在建築攝影上的成就非凡,家父的攝影作品可分為三大時期,早期的農村紀實,中期的台灣東北濱海奇石攝影,晚期的國外經典建築。國立台灣美術館更永久收藏其台灣東北濱海奇石系列,包括「吐司麵包」、「生命之泉」、「希望」、「天人合一」等四幅作品。

家父對於攝影十分執著認真,每一件作品都是投入無限的心力,台灣東北濱海奇石系列,他前後花了20多年;1988及1989年榮獲新加坡政府邀請講學及展覽的作品,則是環遊世界多次,費時10餘年的作品。北平......彩色照片,則是他21歲那一年,在北平的10月寒天連續31天,每天步行最少8小時,拍下四百餘卷照片裡所挑選出來的作品;至於巴黎的古典建築作品,更是以一個月先作單稿攝影,之後再多次再赴巴黎用大型相機攝影而得來,拍到渾然忘我之時,連雪都下到膝蓋高度仍立在風雪中捕捉畫面。

到了晚年家父仍不服老地背著專業的大型相機及腳架四處外拍,朋友勸說年紀大了不要太逞強,他卻堅持地笑說「沒關係!我好得很!」足見其為了攝影年紀體力通通可以拋諸腦後,只為將生命的能量化身為一幅幅的攝影作品。如今,家父雖然離開我們,但他的典範以及精神將永遠留存在我們每一位子女的地中。這真是我們何等的榮耀與恩典啊!


開MINI車40年


家父愛開MINI車,相信是他的朋友都知道這件事。早在40年前即開始駕駛小車MINI,他曾說:在都市中生活,應該提倡大家開小車,汽油總有一天會缺乏,擁擠的都市祇有小車才適合......。

澎湖縣政府邀請展覽


門國78年11月21日(時年72歲)由家中先將欲展覽之相片約300幅,放滿小車內,再用PVC布包妥相片置於車頂,用蔴繩固定,由台北出發(晨6:30)到高雄(1:05PM),連車坐渡輪到澎湖縣政府,取出相片300幅,一一掛上展示場牆面,出展7天,11/28相片連車一路按原路線返回台北。想想72歲,獨自一人開MINI小車往澎湖來回,能有幾個人(同年齡者)可以做得到?無非是對攝影有高度熱忱的人用意志力才能做得到的吧?


老外來台往野柳取景記趣

家父之台北攝影學會(他是創辦人)與美國及許多他國各地之攝影學會的均有建立姊妹會,常常雙向往來參觀,有一年由美國來了3個會員,由家父負責接待,他想開MINI小車載他們去野柳照,小兒子跟他說不妨開他的BENZ載他們去也比較舒服,也較有面子,不料家父訓誡如下:我也100%的情誼,用MINI載客人就如同本日自己的生活,為何為了面子而改變?他們會感受到我的熱心,真誠,不會因MINI小車而看不起我的,對吧?當他們看過我的野柳相片作品,羨慕不已,一心想往野柳一趟一探究竟,哪會在意坐的是什麼車?


往野柳途中,老外問家父,聽說台灣交通很亂,不遵守交通規則,亂按喇叭,亂丟垃圾......。家父笑而不答,出遊一天返回台北,告別之時,家父問老外,請問你們坐了我的車一整天,我有亂按喇叭、丟垃圾......嗎?美國友人當場尷尬萬分,連忙道歉......。事實勝於一切,又做了一次成功的國民外交及教育。


法國行紀趣


大兒子早年留學法國,家父母也往法國觀光、攝影多次,大兒子知道家父攝影了得。某一夜邀數名法國知名攝影家與家父一同晚餐,聊得愉快時,法國某一攝影家詢問家父:你由台灣來,應該之道台灣有一位世界知名攝影家叫C.T.Chang,你認識他嗎?家父回答:認識。法國佬又問:那你可以介紹他給我們認識嗎?家父答:可以!法國佬又接著問:什麼時候呀?我們都非常仰慕他,苦於無人介紹。家父微笑答道:C.T.Chang就是在下!請多指教。法國攝影家們一陣嘩然......,急忙請教......熱烈非常。


大陸攝影學會交流紀趣


早年家父即往大陸,常與當地攝影會交流,早年大陸各地攝影會均屬國營體系,話說當年大陸尚屬貧窮,晚宴招待家父(餐費當然由國家支付)機不可失,當地攝影家點了一桌豪華晚餐。才上第二到菜,祇見大伙都拿出塑膠袋打包,家父正覺奇怪之時。


旁坐當地攝影家問:張先生,你怎麼不打包呢?家父回:不用;對方又問:機不可失,你們台灣貧窮,都是吃香蕉皮的,不是嗎?這麼好的食物,趕快留一些給自己補一補......。家父笑而不答......。


次日同桌大陸攝影家數人陪同家父往風景區拍照,祇見他們用相機這裡比一下,那邊比一下,就是不按快門取景,家父疑問:為何不拍照呀?(家父邊問邊按下快門多次取景),他們回答:唉呀!膠卷(Film)很貴,很貴,捨不得呀!對了!你們台灣都吃香蕉皮長大的,怎麼那麼捨得按快門呀?


家父二話不說,打開照相大背包曰:來呀!吃香蕉皮的人,贈送每人膠卷5卷,不用客氣。祇見眾人全都臉紅,垂頭喪氣,尷尬不已......。


事實勝於雄辯!!對吧?有時無聲勝有聲。




好的相片作品祇有一幅!



家父往年總會在建設公司or營造公司委託,為他們的作品攝影(每幅相片,家父收取新台幣十萬元),收費相當高。


某日,一位朋友委託家父為他作品攝影,由我陪同前往現場數次用135相機取稿,數百張,返家沖洗。經一再挑選,選出三張優良作品,再帶大型專業相機往現場作正式取景,待相片沖出經深思後,特挑出一張最優者囑我送往該友人處。該友人看到祇有一張作品,非常生氣,問我收費這麼貴,怎麼祇有一張?要我返家詢問家父此事,我也不便答辯,返家告知家父,家父囑我將數百張草稿攜帶往該友人處。全部倒在事務所會議桌上點交予友人後,我便返家。該友人當下尷尬萬分。


當我返家,家父正與該友人通電話中,祇聽到對方一再地道歉、解釋......。祇聽到家父僅回答一句話:


「好的相片作品祇有一幅!」對吧?



照片的神韻-孫子的生活照




我在67年結婚,68年兒子出世,71年兒子3歲。有一天返父母家,家父說:來給孫子照一些生活照如何?跟著,父親學照相也有多年。兩個人用同一組Nikon FM2單眼相機(當時算很先進的科技),同樣照了36張底片,第二天照片洗出來,攤在餐桌上,3分鐘內,我將自己拍的兒子照片全部收起來,從此不再在父親面前談論自己的攝影技術(曾經是如何的自信)為什麼?同樣的相機,底片,光線......。在家父的相片中,看到活生生的兒子,如生動的動畫一般,而我的相片呢?唉!乏善可陳,毫無生命可言。家父知道我的失望,祇告訴一句話,「用心去感受,用心去拍攝。」你就會得到「生命的真髓。」知道什麼時候按下你的快門,才能捕捉到你想要的一瞬間!這就是幾十年功力的差別吧?我想!!!唉!


結語


兄弟姊妹五人,只有我與父親相處55年,也是最親的孩子。最後臥病七年的日子,我一路陪伴,祇恨老天不再眷顧家父。96/10/1家父辭世至今快滿一年,總覺他一直在我身邊,從來沒有離開過,從來沒有......。









我的小阿哥             張仁淑/述



張敬德是我的二哥,依我們家鄉傳統的習慣,我稱呼他小阿哥。


我們家兄妹三人,在上海徐家匯的張家嗣堂裡的輩份上,我們是敬字輩。我大阿哥張敬宜,長我十歲,可是飽讀詩書的才子型人物,當我還是小學低年級的學生時,他已經是族裡惟一的大學生了,他房間裡有一個大玻璃書櫥,裡面放的書,有經史子集類的古書,也有儒林外史,飲冰室文集等比較近代的書,魯迅,郭沫若等人的著作更是不少,還夾雜洋文的呢。總之,全是我當時看不懂的書,讓我這么妹對他敬佩之餘,有一種高不可攀的感覺,小阿哥則不同,雖然也長我四歲多,我們比較接近,因為他在入學前進過私塾,上小學較晚,我在小學的頭幾年,他小學還沒畢業,我都是跟著他去上學,放學隨他回家。每天在路上總是追著他跑。常常會聽到我大聲叫嚷:“小阿哥,等等我啊!”很多時候我會蹲在地上不走,一定要他回頭來找我才肯再走。他就不只一次提過,那個時候我可真是他摔不掉的小麻煩。



小阿哥是我們家的模範生,能文能武,在學校裡讀書是年年考第一,在操場上他會踢足球,也曾經是排球隊選手,擔任第三排的救球手‧他會敲敲打打的做玩具風箏,還會做焊接電線按裝電燈開關等修工作。小學畢業後,他考取南洋中學,那是以理工科著稱的交通大學前身南洋大學的附屬中學,他在住校期間,爸媽給他的零用錢,他不但一文不化,還在週末回家時退還給爸,爸就加倍給他作為獎勵,他就是用這些節省下來的零用錢,買了裝配無線電礦石機的書籍與材料,無師自通的自己裝配收音機。他有一個工具箱,甚麼零件都有,還能為親友修理收音機呢。他有一把樂鋸,拉起一些小夜曲來,可真是盪氣迴腸,非常悅耳。他從小沈默寡言,當他套上耳機或是拉著他的樂鋸時,任誰對他說話,他都不理。惟有對我這聒噪的小妹,總是忍讓,從不嫌煩。可是他也給我很大的壓力,因為我的學業成績平平,老是追不上他。我們家兄妹三人,我大阿哥習文,復旦大學新聞系畢業後,做過短期的編輯工作後,就一直在做老師,是大學中文系的教授。他出版過好幾本詮釋文心雕龍,淮南子的著作,我仍然看不懂。小阿哥習工,對日抗戰期間,浙江的之江大學與蘇州的東吳大學等等教會大學遷到上海法租界聯合復校,我小阿哥就進了之江大學的建築系,老師對他所畫的建築圖及習作裡所寫仿宋體的字,都是讚譽有加,還把這些習作放在學校裡展覽呢。小妹我主修法律,在司法界服務,勉強可算是律師。我父母地下有知,對於我們兄妹三人成為三師,自詡尚能“各循志趣,各得其所”的發展,應該是差堪安慰的吧。



小阿哥在大學畢業後,在衡陽湘桂鐵路局服務期間,與我二嫂奇蹟似的在桂林重逢,又因政府撤退到貴陽結婚,不多久,小阿哥就考取國家高等考試而奉調重慶的南溫泉政治大學去受訓,二嫂則懷著筑兒借住在重慶的姨媽家,侷促可知,抗日戰爭勝利結束,小阿哥也正受訓完畢,經政府分發到北京的平漢鐵路局任工程師。當他們在北京安頓下來以後,就接爸媽去北京同住,我也托福以護送爸媽為名到了北京,這是我爸媽生平所做的第一次遠程航行。從上海到天津轉北京,坐的是大輪船,每天在船上餐廳裡吃的是全套的大菜(當時我們上海人去西餐廳吃西餐就叫吃大菜)可真是豪華之旅呢!既到了北京,小阿哥配住的宿舍,是在北京東城袁世凱故居裡的一個小院落。雖然只是一個大宅子裡的一部分,可是有廚房,有客廳,有兩個臥房,另外還有單獨用的小院子。到了冬天,二嫂在院子裡潑水結冰後,還教我溜冰,是一個不算小的天井。那時,張筑才一歲多,二嫂又懷著張平,既要煮飯又要帶孩子,其辛苦可以想見。但是每逢週末,小阿哥一定帶了全家去故宮或是北海公園等地去逛。那個時候,他有一個萊卡相機(Leica),為我們照了不少的照片,這大概是他嗜好攝影的初試吧,怎麼也想不到他日後竟對攝影如此投入,如此專精,不但贏得世界各國的攝影榮銜,還在退休後到大學去開課,他在舉行個人攝影展之外,還到處演講,傳授他對建築攝影的獨特見解。要不是那年我夫婦二人隨他去上海掃墓,順道遊長江三峽並作黃山之旅,我還不知道我小阿哥這麼有名,真的是兩岸聞名的攝影家呢。



那天我們三人在甲板上散步,照例我小阿哥的相機必定是機不離身的,他背一個拿一個的隨時取景隨興拍攝。有一位同船的先生跟著我們好一陣以後,就忍不住與小阿哥打招呼:“你認識台灣攝影學會的一位張敬德先生嗎?看你用的相機,拍照的架勢,一定是台灣攝影學會的吧!”他自我介紹他是一位嗜好攝影的大陸人,小阿哥回答說:張敬德就是在下,請多指教。


接著他就大師長,大師短的與小阿哥聊個沒完了。


哇!這就是我的小阿哥!





張敬德建築師簡介


1917,生於上海市
1942,德聯建築師事務所主持人
1978,兼任淡江大學建築系教授
台北建築師公會攝影俱樂部永遠的精神導師。



榮銜


1960,中國攝影學會榮譽博學會士
1974,聯合國國際影藝聯盟榮譽博學會士
1979,英國皇家攝影學會博學會士
1987,美國攝影學會博學會士
1990,英國職業攝影學院博學院士
以上等等博學會士及榮譽博學會士榮銜共30項。




著作


1979,建築攝影
1992,實用建築攝影
1992,攝影創作實例
為國內外學會書報雜誌寫作及作品逾千篇

展覽


1969,沙勞越邀請展
1976,台中市立文化中心世界建築邀請展
1978,國立歷史博物館國家畫廊世界名建築攝影邀請展
1980,吉隆坡FRPS作品邀請展
1984,三峽祖師爺廟建築攝影邀請展
1985,1987,美國紐約攝影學會世界建築攝影邀請展
1987,國立歷史博物館國家畫廊台灣東北濱海奇石攝影邀請展
1987,1989,基隆市立文化中心邀請展(建築及奇石)
1988,新加坡第二屆藝術節邀請展(建築及奇石)
1988,台南市立文化中心邀請展(建築及奇石)
1988,苗栗文化中心邀請展(建築及奇石)
1988,台灣大學建築攝影邀請展
1988,1991,爵士藝廊建築攝影邀請展
1989,1991,恆昶藝廊建築攝影邀請展
1989,澎湖文化中心邀請展(建築及奇石)
1989,新加坡Photo-Fair 北京古建築攝影邀請展
1991,港澳攝影家協會建築攝影邀請展
1992,檳城影藝協會世界建築邀請展
1992,北京中國攝影家協會主辦,中國攝影藝術作品展
美國建築師節邀請展(每年12月27日)以上等等共計28次



發行人


台北市攝影學會月刊〝台北攝影〞1972-1974
台灣省攝影學會月刊〝台灣攝影〞1987-1989




服務



台北市攝影學會理事長 1972-1974
中國攝影學會常務理事 1991-1994
提倡並推動建築攝影 1946
倡議台北市攝影學會舉辦國際沙龍 1971
促成美國紐約攝影學會與台北市攝影學會結盟 1976
促成美國紐約攝影學會與台灣省攝影學會結盟 1982
促成美國華裔攝影學會與台北縣攝影學會結盟 1984
國內外學會雜誌代表顧問共計18項
國內外學會、機關、學校、電台演講千餘次


台北建築師公會有多位建築師,如楊仁江、陳春福、蔡錦文、謝文豐、王政平等數十位師承張敬德建築師陸續成為英國皇家攝影學會博、碩學會士會員,及世界知名各國攝影學會的博、碩學會士,並成為攝影名家。




(張敬德建築師建築攝影紀念專輯序文完,其他內容都是圖片。)
























建築攝影


張敬德建築師編著並攝影
第七屆建築師節特刊
建築攝影第一集,台北市建築師公會出版

Architectural Photography
Special Issue of Architects' Day ,Republic of China




今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為我國第七屆建築師節,欣逢佳節,倍感歡愉,經本屆理事會決議通過,特發行「建築攝影」特刊一輯,用資慶祝,並誌紀念。
「建築」為藝術的一環:是凝固的音樂,立體的圖畫,有形的詩篇。更能顯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個地區、一個時代的文化特徵,具有表現時間與空間的重要功用。「攝影」亦為藝術的一環,在此工業社會裡,攝影較繪畫更具實用價值。透過攝影,吾人可一窺世界各國建築物的真冒,進而在文化與心靈上做無形的交流。

本會張敬德建築師業餘嗜愛攝影凡四十餘年,曾熱台北市攝影學會理事長,其攝影造詣之精深,推為我國攝影界之碩彥,曾獲國際金、銀、銅牌獎多次,並獲得國際影藝聯盟所頒贈之榮譽博會士(HonEFIAP)之最高榮銜‧張建築師多年來攝有建築攝影之珍品甚豐,經本會出版委員會張紹載主任委員之鄭重推荐,商得其同意,擇期建築攝影十年來傑作,提供本會刊發“建築攝影”特刊,其能對我建築師同仁以及同好共同參考,有所一得。
本刊不僅內容精闢┼無片精美,值此慶祝建築師節而由本會贊助發行,尤具深長意義,如能屆本刊之發行,對我建築師同仁有所裨益,在建築設計之構思上能融會昇化而進入一個新的領域,則本刊之貢獻誠莫大焉。

台北市建築師公會理事長耿鵬程,六十七年十二月廿七日謹識。(廿:ㄋㄧㄢˋ)


作者簡介

作者:張敬德建築師
台北市攝影學會前理事長
台北市攝影學會常務理事、國際組長、學術審議委員
中國攝影學會理事
中國國際沙龍評審委員、沙龍主席
台北沙龍評審委員
美國紐約攝影學會駐台代表
中華民國空間藝術學會理事、學術審議委員會召集人
中華民國建築學會監事

攝影榮銜:

國際影藝聯盟榮譽博學會士(Hon.EFIAP)
中國攝影學會榮譽博學會士(Hon.FPSC)
中國攝影學會博學會士(FPSC)
錫蘭攝影學會榮譽博學會士(Hon.FNPAS)
台北市攝影學會榮譽博學會士(Hon.FPST)
台北市攝影協會博學會士(FPST)
美國紐約攝影學會榮譽博學會士(Hon.FPSNY)
美國紐約攝影學會榮譽博學會士(FPSNY)
桃園縣攝影學會博學會士(Hon.FTPS)
香港旺角攝影學會榮譽會員(Hon.MPC)
香港亞洲藝術學會博學會士(FASA)
英國皇家攝影學會碩學會士(ARPS)

攝影展覽:

五十年至五十三年新潮影展
五十八年應邀在馬來西亞古晉舉行個展
六十五年應邀位房屋市場月刊舉行建築攝影展覽
六十七年國立歷史博物館邀請舉行建築攝影專題攝影展覽


前言

筆者業餘嗜攝影凡四十餘年,早年僅沉緬於藝術攝影,參加攝影比賽,參加國際沙龍,競考國內外攝影榮銜,然後推度攝影學會和國際間之聯誼,提倡攝影,培養心血,雖稱小有成績,但總覺攝影畢究也是一種應用藝術,在這工業社會裡,攝影的實用價值,遠超過藝術價值。筆者職業為建築師,故於十餘年前開始研鑽“建築攝影”,五年前開始大力提倡“建築攝影”,為報章雜誌撰寫建築攝影專題文字;為有關工程月刊拍攝封面;為各大學建築系、攝影學會、訓練班、社團,做建築攝影專題研獎,舉辦建築攝影專題比賽及建築攝影個展以盡推展綿力。今年九月,蒙國立歷史博物館邀請做建築攝影個人展覽,展出十年來所攝建築攝影百另六幀(ㄓㄥˋ),並蒙台北市建築師公會贊助,印此建築攝影特刊,備覺感奮,深慶提倡建築攝影,以蒙社會各界人士接受並鼓勵為慰。

“攝影”與“建築”,同屬藝術,建築師來從事建築攝影,必能事半功倍。但建築師不一定要成為職業的建築攝影家,故本書僅江建築攝影方法,作最簡單具體的介紹,希望工作繁重的建築師同好,也能用自己現成的攝影器材,拍到最好的建築攝影照片。

本書建築攝影作品,全部為作者在十年裡所攝及所撰,堪稱建築攝影著作之創舉,歡迎設計建築物之建築師翻印使用,但請註明出處。

以下從書中大略擷取器材內容,光圈幾乎都是1/22,故不再詳細介紹。

Kodak Color C II
Kodak Ektachrome
ILFORD HP4
3M Color Print

Linhof 6x9 Super Angulon 90mm
Linhof 6x9 Symmar 240mm
Linhof 4"x5"Super Angulon 90mm
Linhof 4"x5" Symmar 150mm

Orange filter
Red filter
PL filter
Y2 Filter
UV Filter

Nikon FM PC Nikkor 28mm
Nikon FE PC Nikkor 28mm

Leicaflex SL Summicron 2/50mm
Leicaflex SL Super Angulon 4/21mm
Leicaflex SL PA Curtagon 4/35mm
Leicaflex Summarit 2.8/35mm

Leica M3 Summicron 2/50mm
Leica M4 Summicron 2/35mm

Hasselblad 500C/M Distagon 4/50mm
Hasselblad 500C/M Planar 80mm
Hasselblad 500C/M Sonnar 150mm

攝影因為不必學習素描,快門一按,照片就來,但攝影是一門易學不易精的學問,總桿覺得愈拍愈難,愈難便愈沒有作品。
攝影理論的研討,固然重要,但如果缺少具體的作品,是件非常可惜的事情,因為對於攝影藝術本身的提昇,受到了妨礙,好像一位建築師,僅沉緬於研討理論,而缺少具體的作業,永遠造不出一棟美好的建築物。

攝影,必須理論和作品並重,缺一不可,兩者並進,方有成果。
攝影,大別可分成二種:一是業餘攝影,一是職業攝影。而建築攝影是職業攝影的一環。在工業社會裡,建築師、業主、工程界、出版界,無不願花費大筆金錢,希望獲得優良的建築照片,因為他們都希望用優良的建築照片來證明他們具體的優良業績,而不再用僅為紙上作業的透視圖。

建築攝影的基本條件:

一、建築物本身要有美好的設計。
二、建築物附近要有美好的環境。
三、要有太陽光--建築師設計建築物時,無不極度重視太陽光下陰和影的效果。建築物如果沒有太陽光的照射,便顯得平淡而沒有生氣。建築攝影是用二度空間的平面照片來表現三度空間的立體建築物,如果沒有太陽光,便不能產生陰和影,照片也因無立體感而覺得毫無生氣。

四、攝影者的條件:
        1.豐富的基本攝影技巧,和熟知建築藝術學識--豐富的基本技巧,方能得到够水準的照片,有了建築學識,才能把建築師苦心設計的建築物的優點完全表現出來。
  2.優良的攝影器材--職業攝影和業餘攝影不同,職業攝影是負有責任的工作,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否則就無法得到顧主的滿意和給價。建築攝影的相機,必須要有校正透視和景深的設備,並要有高素質的大尺寸底片。
  3.嚴謹的態度--一幀優良的建築攝影作品,絕非一蹴可得,一如建築師設計一件作品,要經過無數次的研究和改進。
  4.要有辨別判斷自己作品的能力--錯誤的辨解,產生不好的作品,藝術修養,可以增進對作品判斷的能力。




建築攝影十大要訣

一、無論使用專業相機,或普通相機,相機必須保持水平。
二、任何情況之下,必須使用大型三腳架和快線(快門線?)
三、必須要在晴天,有強烈陽光時拍攝。
四、如為北向建築,等候到盛夏清晨拍攝。
五、黑白軟片,勿忘加用橙色或紅色濾鏡,如再加用偏光鏡,天空便成純黑色,彩色軟片,勿忘加用偏光濾鏡。
六、建築物無論是順光、側光,或是背光,必須向天空測光。
七、建築物皆由線條構成,沖片時加長20%,放大時用紙也加硬一號。
八、盡量靠近建築物拍攝,可以使照片上的建築物顯得特別巍峨,並能避免屋頂上的水塔、標牌或烟通收入畫面。
九、必須要有適當的器材。
十、要有耐性,同一目的要經多次拍攝,然後才能選得最好的作品。



建築攝影與建築透視圖


透視圖是設計階段的作業,建築攝影則是工程進行中或完成後的作業。建築攝影是具體的成果,作為工程經歷或證明,遠較紙上作業的透視圖更具說服力。建築攝影更能利用攝影技巧,把建築物的特點特別強調或誇大,也遠較透視圖更具真實感。下面舉例做建築攝影與透視圖的強烈對照。

高而潘建築師設計芝麻酒店落成後的照片,利用攝影技巧,使之顯得更雄偉,真實,作為宣傳或證明,更具說服力。
蔡柏鋒建築師設計世紀大飯店,經過攝影技巧,使飯店更覺高大,並使屋頂的煙通,標牌隱蔽不見。
姚元中建築師設計林肯大廈完成後照片,因經過攝影技巧,使大廈更加高大雄偉並避免屋頂水塔,因攝影是寫真,比透視圖更有真實感和說服力。
林良鴻建築師設計香檳大廈照片,看來遠比透視圖壯觀。




普通相機拍攝建築攝影


如果軟片面和建築物垂直面平行,便能得到船直無變形的建築物照片,所以我們只要把相機保持水平,便能得到不變形的建築照片。
根據上述原理,普通相機,同樣可作建築攝影。
如相機上裝用攝角較小的標準鏡頭,相機保持水平,雖能得到線條垂直的照片,但無法拍到高樓的上部,解決方法有三:
一為退到較遠立腳點拍攝,使全部高樓收入畫面
二為在高樓對面找一較高建築或山崗,也能在相機保持水平的情況下把高樓全部收入畫面
三為如無退路或高樓,可把相機上仰把高樓全部收入畫面,再在暗房放大時校正透視

如果你有廣角鏡頭,135mm相機最好有21mm的超廣角鏡頭,那我國的任何高樓大廈,都能拍得標準的建築攝影照片。其方法是相機保持水平,把高樓安排在畫面上部,放大時裁去下部,變得到一張十足的建築攝影好照片了;如果在高樓前面有池塘;前景樹木草地......等,到放大時即不必加以裁剪,便是一張好的建築攝影照片了。

仁愛路百利大廈,用90度超廣角鏡頭,相機保持水平拍攝,放大時把前面空地部分裁去,便是一張很好的建築攝影照片。
忠孝東路羅馬大廈,用21mm超廣角鏡頭,相機水平拍攝,放大時把前面空白裁去,成功一張很好的建築攝影照片。
林肯大廈,找一處池塘中造成大樓倒影來補滿前景空白,拍攝時在池塘中投一塊石子,產生水花來增加畫面情趣
敦化南路國際大廈,攝點在國際大廈對面的市立棒球場看台頂,使用標準鏡頭便可把國際大廈全貌收入畫面
敦化南路住宅區,拍攝時找到一塊很小的污水塘,產生大樓倒影來補足畫面,不要忘記相機水平
筆者設計新竹食品工業發展研究所,用75度的普通廣角鏡,找得樹木,花草、樹影為畫框,是一幀標準的建築攝影
敦化南路國際大廈,找一處草地和樹木作前景補滿畫面
輔仁大學體育館,建築不高,普通廣角鏡頭便能拍到很好的照片



建築攝影與風景攝影


建築攝影的目的和功用,是把建築師所精心設計的三度空間的建築物,用二度空間的照片完美的表現出來,而且不能失去原設計的精神和優點。所以建築攝影家,更須具備建築藝術上的一切學識和審美眼力。如此才能產生美好的建築攝影照片。
風景攝影的目的和功用,是攝影者要把看見的美好風景,加上自己的意境,用照片完全表現出來,使欣賞照片的人,能和攝影者在拍攝當時有同樣的感受,這才是一幀好的風景照片。

建築攝影和風景攝影,其共同的目的都在表現建築和風景的美好,但建築攝影尚須使建築物的結構、材料、比例......完全真實的表現出來。所以建築攝影,必須使用專業相機,可以由鏡頭和片匣的升高、下降、上仰、下俯、搖擺的性能,把透視和景深調整,才能得到一幀忠實完美的建築攝影照片。


例圖1
畫面中有氣勢巍峨的大廈,天空雲彩,湖塘倒影,塘中水花,畫面美極,但仍屬一幀風景攝影,不能稱為建築攝影,因為雲彩、倒影、水花,都吸引了你的設限,掠奪了趣味中心大廈的重要性,此外屋頂水塔,也破壞了大廈的美觀。

例圖2
天空一片純黑,沒有雲彩,使主題大廈更為突出,使用專業相機,以攝影技巧,調整透視,並使屋頂醜陋的水塔,避免在畫面中出現,45度的陽光,產生適當的陰影,使大廈有立體感(三度空間),照片細緻的質素,使大廈的結構和材料忠實的表現出來,這便是「建築攝影」。

例圖3
中部東西橫貫公路天祥名勝,晨曦照耀下的山岳、寶塔、吊橋、遊客,氣氛十分柔和美麗,這是標準的風景攝影。

例圖4
中國建築寶塔,上小下大,不必作透視調整大家都能用任何相機拍攝。但日月潭名勝,慈恩寶塔,其結構例外,上下是一般大小的。所以建築攝影,必須把上下一般大小的寶塔忠實的表現出來。圖示日月潭慈恩寶塔,使用專業相機,作透視調整,單純的構圖,主題非常突出,畫中情侶,比例著寶塔的雄偉高大、大底片的質感,使寶塔構造,表達無遺,這便是建築攝影。



像真建築模型攝影

建築師設計的圖樣,在沒有專業訓練的人看來,很難想像出建築物的全貌。於是,建築師又畫一張透視圖,固然比平面圖及立面圖看起來較具體了,但是,只看透視圖,多會被透視圖漂亮的顏色或不正確的比例所欺騙。最好的方法,可以造一座模型,這模型可以給建築師、業主、營造廠......解決很多圖面上不能解決的問題。

替模型攝影,比替真實的房子攝影更困難,因為一般的模型攝影,一眼便看出是假的模型,毫無真實感。
十多年前,小犬在學校裡上勞作課,用硬卡紙做了一幢小住宅,老師看了認為很好,並久聞他老子是攝影高手,囑為模型拍一張照片,作永久的留存。筆者便左拍、右拍,因為模型時在太粗陋,拍不出一張滿意的照片,遍翻國外建築攝影書籍,也找不到一種滿意的方法。某夜,突然靈感來臨,何不和小兒乘明日星期假日,把模型帶到野外去拍攝,於是,翌日黎明即起,我們便驅車至北宜公路山凹,那時雖無陽光,但因有晨霧,山間氣氛極好,把模型架在路邊時尚,以近樹、遠山作背景,於是一舉便拍到了極為滿意的照片,繳卷時,老師也大為稱讚,你老子不愧是位攝影高手!

上述模型攝影,筆者創稱為:像真建築模型攝影。

高而潘建築師,委託筆者為他贏得競圖第一名的台北市銀行模型攝影,因為過去創有像真建築模型的攝影經驗,便把模型搬至他們事務所大廈的屋頂,架在桌上,用市區高樓大廈及藍天遠山作背景,也拍到了很滿意的照片。

例圖1
孩子在學校勞作課,用硬卡紙做的小住宅模型,並未塗上顏色,外型粗劣,但經真實的環境配合,創作了「像真建築模型攝影」。

例圖2
台北市銀行模型,架在大廈屋頂拍攝,利用市區及藍天遠山作背景,也得到了一張滿意的像真模型攝影。

內湖坡內社區、新店十四張社區、內湖麗山腳社區。



航空建築攝影

我們時常有機會乘飛機旅行,也多有客機上拍攝空中美景的機會,可是我們從來拍不到一幀滿意的照片,因為透過客機的玻璃窗口,無法得到銳利的照片。
空中攝影,以利用直升機為最理想,但費用高昂,所以事先必須作各種必要的準備;預約飛機前,先向氣象局探詢天氣狀況,以免遭逢雨天或陰天,無法得到層次分明的好照片;如果拍攝多處建築,必須事先排妥路線和拍攝角度,以便節省寶貴時間;飛行高度和使用鏡頭,與拍攝範圍有密切關係,須事先按比例尺繪圖訂出,因為在飛行中更換鏡頭暨不方便又浪費時間;起飛前,必須把你預先安排的高度,行程與角度和機師協調,以便在上空時可以合作無間。

飛行愈高,霧氣愈厚,愈不能得到銳利的照片,所以在可能範圍之下,盡量利用廣角鏡頭來降低高度,高度總以不超過五百公尺為最適宜。
直升機震動大,相機和身體都要避免和直升機機身接觸,快門以五百分之一秒以上為宜。
大規模的社區工程,如果近照,都是每幢相同的平價住宅,必須把全部社區收入鏡頭,才能表示出社區的環境和規模,這時利用直升機作航空建築攝影,最為適宜,費用雖高,但能得到好的照片,也是非常值得的。

附圖是筆者所設計的新店十四張中央社區工程,周徑三公里,非航空攝影,無法顯出其規模環境。

圖一,係從新店空軍公墓後山,用望遠鏡頭所設,已能表現出優美的環境,和社區的寬度,但因山高不够,無法表示社區的深度,畫面雖美,但不能算是一張合格的建築攝影照片。
圖二,係從直升機上拍攝,高度是五百公尺,使用75度的廣角鏡頭,恰能把三公里周徑的社區全部收入畫面,是一張標準的航空建築攝影好照片。



建築攝影一定要有陽光嗎?



建築物,是立體的三度空間;照片,是平面的二度空間,要用二度空間的照片來表現三度空間的建築物,一定要有太陽光來產生陰和影,使照片有立體感,筆者過去也一再強調「太陽光」是建築攝影主要條件之一。
今年五月梅雨(原文作「霉雨」)季裡,某建設公司請託拍攝在敦化南路仁愛路口的財神酒店,雖然建築雄偉,環境美好,具備一切優良的攝影條件,但在這連日梅雨綿綿的五月,根本沒法拍到立體感的好照片,但該建設公司因急需照片應用,時間侷促,天氣不好,怎麼辦?

筆者用35mmPA鏡頭,拍攝財神酒店各種角度共二捲七十二張照片為草稿,擇優放大5"x7"照片以便挑選最佳角度。
雨天所攝照片,天空一片灰白,看來毫無生氣。於是利用暗房技巧,把照片做成高白調(High Key)照片,成績倒也可以。
財神酒店旁邊有老爺大廈,業主認為宣賓奪主,於是又用藥水把老爺大廈洗淡,同時把前面馬路也洗淡,如此便成功了一張業主認為非常滿意的高白調建築攝影。
拍、沖、放,是攝影三步驟,缺一不可,暗房功夫對建築攝影是特別重要的一環。
(使用氫酸鉀藥液洗淡,當心有劇毒)




建築攝影與北向建築


建築師設計工廠、化驗所、辦公室......等工程,多要把主要房間的大面積窗戶北向安排,如此,光線既好,又晒不到太陽,工作時更能舒適安寧。
建築攝影,逢到坐南朝北的建築,所得照片,因為沒有太陽,所以沒有陰影,照片都顯得平淡而無生氣。
在台灣,要拍攝北向建築,可以等到盛夏五、六、七、八月的早晨,北向房屋也能照到太陽。

張德霖王大閎建築師所設計坐落台北市介壽路的外交部辦公大樓,方向坐南朝北,如果要拍到好的建築攝影,必須等到夏天的早晨。
(使陰影成45度投影,符合建築繪圖原理,而使建築物更具立體感。)



全色軟片與紅外線軟片

我們現在所用的黑白軟片,都是全色軟片,光譜中人目所見的諸色都能感受。
紅外線軟片的特點,是能感受人目所不能看見的紅色以上的長波紅外光。

全色軟片,因對各色都能感受,拍攝多色物體時,各種深淺顏色皆可層次分明。
紅外線軟片,因能感受紅外長波光線,其攝影結果,與全色軟片不同,拍攝風景,草木皆成白色,水與天空成黑色,雲彩特別皎白且層次分明;此外,紅外線軟片因其紅外長光波不被空氣散射,並能穿透霧氣,所以遠景特別清晰。

紅外線軟片拍攝建築攝影,有特殊的效果,圖為蔡柏鋒建築師設計陽明山許先生住宅,一為全色軟片所攝,因住宅只二層樓,畫面天空過多,等候天空有奇麗的雲彩,才趕快上山拍攝,得到一張很滿意的照片;另一張為紅外線軟片拍攝,畫面更有夢樣的安逸感覺,比全色片更能表現出住宅設計的特點。



夜景


晚上拍攝建築攝影,別有一番情趣。在國內,每逢光輝的十月,總統府、圓山飯店,都張燈結彩,特別適合作建築攝影。
拍攝夜景,三腳架、小電筒、快線閃光燈是不可缺少的另件。
夜景,可以乘天空尚未全黑時拍攝,使天空不致一片死黑,也可以把燈彩由河水、池水、或雨天地面反射,增加畫面的美麗;遇有樹木等前景,可以閃光輔助,增加畫面深度。
拍攝夜景,是一件非常有情趣的消遣。



隨機應變


沈祖海建築師,年前委託筆者拍攝其所設計之大小工程十餘處,其中有:牧愛堂和新埔工專教堂兩處,因規模較小、環境零亂,再三拍攝,多不能得到滿意照片,雖時在盛夏酷熱,路途較遠,攜帶大型相機和器材,備極辛勞,但職責及興趣所在,仍願放下本身業務,再三前往拍攝,並憑隨機應變,終於拍到了筆者認為滿意的照片。

例圖1
新埔工專教堂,時值烈日當空,便利用小光圈,把太陽拍成星狀,並直射教堂屋頂的十字架,造成莊嚴肅穆的氣氛。

例圖2
牧愛堂附近,挑選最好的角度,利用樹木構成畫框等候樹影補滿前景空位,臨時請得兩位路過學生為助手,阻擋兩方不絕之行人,快速拍得滿意照片。



把握機會

去年,台中逢甲學院建築系同學邀請筆者前往作「建築攝影」專題演講,便利用時間,順道到東海大學拍攝貝聿銘建築師所設計國際聞名的教堂。
攝影是藝術,貴在創作,所以建築攝影也要照尋別人未曾拍過的角度或方法。東海大學教堂,設計特出,環境優美,任何人用任何相機,都能拍得優美的照片。在這種狀況下,如要使照片突出而與眾不同,必須要把握時機,抓到最巧妙的構圖方法,方能湊功。

圖示二張照片,一張是大家都能拍到的角度,但也是一張好作品;另一張利用紅色濾鏡,加深天空,使教堂更形突出,並耐心等候天空的雲漂(飄?)到教堂屋頂時趕快按下快門,結果白雲與教堂形成一十字架,更加加強了莊嚴肅穆的氣氛,使教堂照片看起來與眾不同而更有力量。



建築攝影與時間

建築師設計立面時,無不特別考慮到立面上受陽光照射後產生「陰」和「影」的變化。因為沒有陰影變化的立面,顯得平淡而無生氣。
建築攝影,陽光是最重要基本條件之一,要用二度空間的照片,來描寫三度空間的建築物,必須要陽光產生的陰和影,否則照片也會顯得平淡而無立體感。
高而潘建築師委託筆者拍攝的台灣大學附屬醫院護理大樓,上午拍攝和下午拍攝,所得效果不同,上午為順光,無陰影而顯得平淡而無精神;下午為測光,因有強烈的陰影,大樓顯得突出而有力量。





PA-Curtagon 1:4/35mm



建築師都喜歡攝影,因為建築與攝影都是藝術,畫面的安排,層次的組合......等原理,都是相同的,所以建築師從事攝影,必能事半功倍。
物體的影象,近的大、遠的小,所以我們拍攝高層建築物,基層大、上層小。但我們以肉眼看來,任何高樓的上下都是一般大小的,因為我們的腦神經已把這透視自動的調整了。但照相機是機械,沒有這種自動調整透視的功羺,所以高樓便顯得上小下大了。

拍攝建築攝影,要使用專業相機可以由鏡頭和片匣的升高、下降、上仰、下俯、及搖擺的特性來校正建築物的透視或景深。這種相機當然以Linhof 4"X5"為代表,但這種相機的體積笨重,價格昂貴,使用方法也頗複雜。我們建築師並非職業攝影師,所以不必購置這種相機。

本文介紹Leicaflex名廠所用的PA-Curtagon 1:4/35mm鏡頭,是德國名廠Schneider出品,這鏡頭光軸的橫向一動量(Shift Range)可達7mm,拍攝時只須保持相機水平,鏡頭向上移動,便可以校正透視,135相機的重量輕,機動性大、軟片便宜,最適合我們建築師使用。

Schneider PA-Curtagon鏡頭,銳利萬分,彩色校正能力也好,確是拍攝建築攝影的最佳利器,筆者前用這鏡頭拍攝敦化南路安樂大廈,放大至三尺乘六尺巨幅黑白照片,仍然線條銳利,粒子不顯,在展覽會場甚至大家不信這幅相片出自135相機,於是便直接印一張小照片貼在這巨幅放大照片下角以資證明。

例圖:虞日鎮建築師設計台灣大學農業管,用PA-Curtagon所攝,細部清晰,一如4"X5"大相機的質素。

(附註,以VARIOGON在露天拍賣上搜尋,也可找到一管Schneider Beta - Variogon 75-150 mm f4.5,這奇怪的鏡頭依照巨眼之門醫生的改鏡資料,是製版用的,改好以後竟然不論怎麼對焦,畫面都不清晰,所以各位在購買時要注意,Jerry88317領隊也曾在書信中,要我留心Cheng1969這位賣家,究竟原因為何我也不清楚,我沒有多問。)




何以要把天空拍成黑色



攝影,和建築師設計建築物一樣,要有自己的風格,自己的創作。時常有學生問我,為什麼老師的建築攝影照片,把天空做成黑色(彩色照片為深藍色),筆者的回答,這就是我攝影的獨特風格,以示與眾不同。

回憶在學校念建築系時,繪製圖案,總喜歡把天空畫成深色,可使建築物主體強烈的突出,自然而然的,拍攝建築照片,也喜歡把天空做成黑色來強調建築物的圖出了。

一幅優良的建築攝影底片,放大時不必經過特別加工來改良其成果,必須是直接放大得到的,因為時間就是金錢,尤其放製大量照片時可以省卻很多寶貴時間。方法無他;拍攝時便需審慎構圖,放大時不作剪裁;拍攝時曝光準確,以便得到層次豐富的底片;拍攝時必須用三腳架和較高速的快門,以便使底片銳利而可做巨幅放大。以上這些雖是很簡單的道理,但是很少同好能够完全注意到的。


中華民國六十七年十二月廿七日




(建築攝影全書完)







































其他參考資料,以下內容均來自網路。




PChome個人新聞台,Kf56211,裡面有張敬德先生的一些照片。
http://mypaper.pchome.com.tw/kf56211/post/1297996786





寒山石徑,我對張敬德的一個印象



〔攝影〕我對張敬德的一個印象
  在和平東路和新生南路交會口附近的巷子中,曾經有一間「原亦藝術空間」,是一位專長於建築攝影的女攝影家開的(可惜,名字我又忘了,只知道是個評審級的老師),那個地方是作為攝影展的場所,並且舉辦一些課程和講座,在我大四那一年,也就是一九九四年,我到那兒聽過二個系列的演講。

  其中有一場的演講者是張敬德老師,非常親和有趣的一位老先生,論起輩份他算是郎靜山先生的師弟,當年好像也七十多歲了。他的本職是建築師,專長於建築攝影,有錢,有閒,有嗜好,有技術,十足令人羨慕的老人家!

  他在中國解放(淪陷)前待過北京,一系列北京舊城的攝影作品聞名一時,成名很早,現在這些作品當然更具有歷史影像的意義。他說當時他們每個人都用最好的相機LEICA。我聞言大吃一驚,因為即使在今日,LEICA也是屬於我遙不可及的奢侈品,在那二戰末中國的清苦環境,一台LEICA恐怕值一棟樓房了,怎麼可能人人用LEICA!就在我張大的嘴巴還來不及閤起來的時候,老先生接著說,當時日本人打敗仗,急著逃命,把家裡值錢的東西都拿出來賣,LEICA相機就擺在地攤上求現,他老先生的LEICA就是日本人擺的地攤貨。聽完之後著實叫我羨慕不已!

  老先生以建築師的身份從事建築攝影,可說是專業中的專業,對影像的品質及建築呈現的比例,有著非常嚴格的標準,所使用的器材當然也是最專業的四五相機。所謂四五相機,是指底片是四吋乘五吋的大型相機,底片是一張一張裝,照完一張就要換一次底片,和一般一次裝一卷底片的相機自然是大大的不同。這種相機大部分都是全手動的,鏡頭和機身之間以蛇腹相連,鏡頭可以做大幅度的移軸(SHIFT),以便矯正變形,對焦則是以一大塊的毛玻璃對焦屏,通常攝影師必需罩著一塊黑布對焦,對好焦後再裝上底片照相。簡單來說,就和一些老電影中攝影師必需扛著一個大木箱子架腳架照相的情況差不多啦!

  老先生說他應邀至建築師公會教建築攝影,學生都是高收入的建築師,也是攝影的初學者。老先生說,學攝影不必從一三五小相機開始,既然是要學專業的建築攝影,最好直接就用四五相機來學好了。於是乎一套十多萬元的四五相機,那一班的學員一買就是二十多套,買到代理商都缺貨。

  更有趣的是,這個貴族攝影班的外拍課程,是老先生帶隊赴歐洲旅遊,拍攝歐洲的經典建築。老先生說,有一次在義大利的大教堂前,二十多架四五相機一字排開,老先生一一指導如何拍攝。引來不少路人圍觀,有一位外國的小姐看老先生是老師,忍不住問他:「老先生,看你們用這麼專業的相機,一定都是很專業的攝影家吧!」只見老先生呵呵一笑說道:「沒有,沒有,我們台灣的攝影初學者,就是用這種相機。」

  呵呵!老先生這可也沒說謊!就實話就可以把外國人嚇一大跳,也可算是為國爭光了!




匿名提到...你好
我是張敬德老師的孫女
爺爺在星期一(10/1)時候過去了
擺脫了他長達七年為中風所苦所受的種種折磨
無意間Google看到了你的文章
又更一層的認識了我的爺爺
沒想到在這裡得到了更寶貴的資訊
謝謝你
也希望你繼續把對攝影的熱情化作為一件件美麗的作品




chiu提到...我是建築師也是張老師的攝影學生
看了文章頗為感動
也曾聽他提過這些往事
很高興你能記錄下來

晚年老師中風時去家裡探視過幾次
雖然行動不便 腦筋仍然清晰
保持著樂觀積極的態度
還不時關心著我們的狀況
很令人敬佩的一位長者

我曾拍了幾張他的照片
歡迎參觀 大家一起懷念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kf56211/


blog.kaishao.idv.tw提到...玩相機的都拿Leica在日本時代的台灣也是如此。
那時幾乎可說,德製的Leica才能叫做相機,Nikon, Minolta, Canon之類日本自製的叫做玩具。
那個時代拍照當然成本很高,但在台灣的日本人媒體工作者、公教及台灣智識仕紳(以醫師最多),全台灣Leica的應該幾千台是有的。再者雖然寫真是有錢人的玩意,但每個街庄也都會有寫真館,全鄉鎮的婚喪喜慶卒業照及個人照都由寫真館的師父負責,拍照才是他們的工作,洗照片是附帶;戰後1970年代後相機普遍了,家家都有了,照相館才變成純洗照片及拍大頭照的地方。

我在1988年聽過張敬德建築師的演講,當時剛開放在台中國人可以回中國探親,他當然是第一時間就出發回北京的人,他演講時把1949年拍的與1988年拍的放給我們看比較了一番北京的風貌。



小杜白雲提到...

leica在古時候,其地位有點像後來的nikon f系列相機。

算是粗勇、耐操,所以成為戰地記者的配備。

與leica同時期,真正的貴族相機應該是zeiss或者瑞士的alpa。

不過典範已經轉移,leica和愛瑪仕都可以異業結合的時代,leica代表的攝影精神應該也已遠去!

本帖最後由 sapphire1412 於 2014-5-29 23:09 編輯

2

檢視全部評分

直達第 跳轉
返回清單 發表主題
你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覆 登入 | 註冊 |

友情連結|招商合作|Archiver|PFC-Pentax Fans Club |網站地圖  

GMT+8, 2014-9-16 21:27 , Processed in 0.023973 second(s), 5 queries , Gzip On, Eaccelerator On.

Powered by PFC

© 2004-2014 Pentax Fans Club

回頂部